快喵免费破解版ios

0 Comments

裴修有些无奈的看着苏晚卿亮晶晶的双眸,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一般的女子,若是得到了作为一个皇子的恩典,不都会提一些要做皇子妃之类的要求么?怎么到了这个小妮子这里,却变成了“我能不能到琉璃阁买衣裳不付钱”?

不过想想这个小妮子的脑回路,并非常人能比,倒也的确不能将她当做一般的女子看待。但是,这琉璃阁的衣裳历来价值不菲,这小妮子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苏晚卿看裴修不讲话,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毕竟,琉璃阁的衣裳,随便一条,都抵不上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生活费了。这样想想,六皇子会犹豫,也是很正常的。

就在苏晚卿准备开口告诉裴修自己不过是开玩笑的罢了,裴修却突然开口了:“看在苏公子这般喜爱琉璃阁的份上,本公子便允了。”

苏晚卿眼睛霎时一亮,宛若天边的星辰此刻全都被她囊括在眼中。

“真的?”

裴修看着她雀跃的小模样,点了点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但是——”

苏晚卿忍不住皱了皱眉道:“但是什么?”

裴修瞄了她一眼,凉凉的说道:“可别指望着拿着琉璃阁的衣裳,转头又卖给别人。到时候若是被本公子发现了,可有受的。毕竟,琉璃阁的衣裳基本上一个系列只有一套,本公子要查起来,也不难。”

苏晚卿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她咳嗽了几声,瞪着裴修道:“我才不是这样的人,公子怎么可以这般看待鄙人?这是污蔑!”就算是,她也不会承认的。

此刻的苏晚卿都怀疑裴修是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了,她方才的确冒起过这样一个念头,但又很快打消了。毕竟,人家给她衣裳就不错了,她也不能做出如此不仁义之事。

优雅可人纯净美女高清唯美私房照

裴修看着苏晚卿几欲要炸毛的样子,温和的说道:“好了,本公子开玩笑的,给这个。”他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翡翠玉佩,递给了苏晚卿。

苏晚卿下意识的伸手接了过去,入手的玉佩冰冰凉凉的,握在手心中十分的舒服。苏晚卿看着那翡翠玉佩,只见玉佩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小鸟,旁边还镌刻了一个小字。苏晚卿仔细一看,正是裴修名字中的“修”字。

裴修看着她,开口解释道:“这是证明本公子身份的玉佩,若是去琉璃阁买衣裳,只需将这玉佩给连衣看,她自然会知道怎么做。不过,这玉佩可得收好了,本公子可只有一枚,若是弄丢了,到时候拿不走衣裳,可就别怪本公子了。”

苏晚卿听说这翡翠玉佩这般宝贝,连忙将它揣进怀里,飞了裴修一眼道:“放心吧公子,我一定不会弄!丢!的!”

苏晚卿放好玉佩,看天色也差不多了,自己出来也几个时辰了,若再不回去,只怕是待会儿要出事儿。也不知道桃夭怎么样了,回去丞相府没有。

对了,桃夭!

苏晚卿此刻才想起来,自己似乎一不小心将桃夭给落下了?

是了,方才在怡红院中,解决了那些黑衣人之后,她一心只想着赶紧带裴修去疗伤,以免他出什么事儿。她却忘了,自己的身后还有一个桃夭,还未跟上来……

裴修看着苏晚卿满是苦恼的小脸,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苏晚卿抓了抓头发,无奈的说道:“我的丫鬟,就是那个跟在我身后的书童,我似乎落在怡红院了……”

裴修差点儿要笑出声了,但他并未表现出来,表面上不动声色的问道:“那打算怎么办?”

苏晚卿想了想,说道:“若是不见我,她应该知道先回丞相府吧。”随后她又皱着眉小声嘀咕道:“到时候回去,肯定免不了又要被她说一顿了……”

裴修看向苏晚卿的身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挑了挑眉,转头对苏晚卿道:“既然如此,先回府吧,出来久了,想必对并无好处。”

苏晚卿愣了愣,道“可是……”

她话还未说完,身后已经传来了一个雌雄莫辨的声音:“公子,小的来接您了,您没事吧!”

她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站着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裴修的声音很快为她解了惑:“这是我身边的小厮,叫小六子。”

苏晚卿这才恍然大悟,那日裴修前来参加宫宴时,身后推他的人,不正是这位少年吗?

小六子看着苏晚卿绝世无双的容貌,愣了愣,但很快回过神来,看向裴修,只是眼中还带着一丝疑惑和不解。

裴修没有理会小六子的神情,他温和的对苏晚卿道:“小六子送我回宫即可,先回府吧,别耽误了。”

苏晚卿虽有些不放心,但想想路上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儿,便应了一声,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了。毕竟,她不能堂堂正正走入丞相府不是?

看着苏晚卿渐行渐远的背影,裴修才淡淡的说道:“这是丞相府的苏大小姐。”

小六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瞬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裴修道:“什么?她是苏晚卿!”

裴修凉凉的看了小六子一眼,轻飘飘的说道:“苏晚卿的名字是能叫的吗?”

小六子捂住了嘴,看了一眼苏晚卿离开的方向,又不死心的问道:“可是不是传言苏大小姐容貌丑陋,整日靠化妆遮掩容貌,而且妆容还惨不忍睹吗?”

想起初次见面,苏晚卿的脸上的确铺着乱七八糟的粉底,裴修嘴角微微勾起:“都说是传言了。”

小六子忍不住喃喃道:“没想到这位苏大小姐,竟长得如此绝美。看来,世人都错看她了。”

裴修拍了拍轮椅,淡声道:“人家什么样儿,也不关的事,走吧,回府。”

“是。”

另一边,苏晚卿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回了自己的采薇苑中。

她推开自己的房门,却看见一个惨白的背影背对着她坐着,着实吓了她一大跳。

那背影闻声回过头来,苏晚卿才发现是她的贴身丫鬟:桃夭。

她一面关门一面拍着胸脯道:“桃夭,坐在这儿做什么,吓死我了,还以为二姨娘还是谁来了呢。”

桃夭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直看得苏晚卿心里都有些发毛。

半晌,她才幽幽的开口道:“大小姐还记得回来呀,桃夭以为大小姐要住在外头了。”

苏晚卿赔笑道:“哎呀,桃夭说的什么话,我哪敢住在外头呀,若是被府里的人发现了,我不得少层皮。”

桃夭神情语气都不变:“那大小姐可知道,大小姐自己与那些公子离开了,桃夭在怡红院中经历了什么?”

苏晚卿看着她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也是后来才想起来,不见了。莫非……被一群饥渴的女人玷污了?”

桃夭此刻的神情忽然一变,恶狠狠的瞪着苏晚卿道:“还知道把我落下了,若不是曼罗姑娘认得我是的小厮,我早就被关起来了。毕竟大小姐您临走前,可没付钱!”

苏晚卿这才想起来,自己听了人家芍药姑娘几首小曲儿,又喝了几壶上好的茶,似乎真的还未付钱……

看着一脸愤怒加委屈的桃夭,苏晚卿连忙上前,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好好好,这次是我错了,下回我再也不这样了,成不?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

苏晚卿说着,抓着桃夭的胳膊,来回的摇晃着。

桃夭看着她那副模样,良久才叹了口气,说道:“下次可别这样了。”

苏晚卿点了点小脑袋,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这次是自己理亏,惹桃夭不开心,的确是她不对。桃夭不怪她,就很好了。

但紧接着,桃夭又开口了:“但是大小姐,您以后可不能再去那种地方了,这么乱,还闹出了人命,若是被别人发现了,您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先不说您女扮男装去逛怡红院,私自出府便已经犯了皇命,要是皇上怪罪下来,那可是死罪!到时候,您让桃夭怎么办,让老爷怎么办……”

看着桃夭嫣红的小嘴一开一合,苏晚卿叫苦不迭,但她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一脸认真的听着,时不时回应一下桃夭。若是她表现的不耐烦,后果只会更严重。经过跟桃夭的相处,她早就已经清楚桃夭的性子了。

别看她比她小几岁,有时候啰嗦起来,像个老妈妈似的,没完没了。

似乎是苏晚卿“诚恳”的态度和眼神取悦了桃夭,她讲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了苏晚卿。

这时候,外面一个丫鬟来叫苏晚卿:“大小姐,二姨娘叫您过去。”

苏晚卿和桃夭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些困惑,这二姨娘,又要搞事情了?

苏晚卿迅速的将男装褪下,桃夭又用她的巧手为苏晚卿做了一个发型后,二人便出门了。

到了大厅,二姨娘正在那里喝茶,看到苏晚卿,眼睛一下子亮了,站了起来。

“大小姐,来了。”

苏晚卿不动声色的避开了二姨娘状似亲密的接触,轻声道:“二姨娘找晚卿来,是为了何事?”

二姨娘虽然有些不满苏晚卿有些冷淡的态度,但想到自己的目的,她又当作什么也没发生,柔声的问道:“大小姐,下个月便是的生辰了,也是的及笄礼了。二姨娘想问问,到时候,打算怎么过呢?”

苏晚卿愣了愣,下个月是她的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