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各大视频网站视频app

0 Comments

翌日。

司雪梨特意推了一些工作,大清早的,她把小小宝带去庄云骁房间,往他怀里一塞,然后头也不回,独自回一趟庄园。

司雪梨到家的时候,庄臣正要出门上班。

虽然这两天老婆孩子都不在家,但庄臣也习惯一下班就往家里赶,不然一天不回家,浑身不舒服。

大早上的,庄臣看见雪梨回来,还以为自已出现幻觉,难得怔愣。

他眨了眨眼睛,人还切切实实的出现在跟前,庄臣渐渐回过神,不是幻觉!

“老婆,”庄臣立刻向前,牵起雪梨的手:“怎么突然跑回来,说一声,我去接。”

邹君瑗听到司雪梨回来,立刻从房间走出去,见司雪梨是单独回来的,愣了:“小小宝呢?”

大宝小宝跑去国外集训,现在连小小宝也不在家,这两天,邹君瑗心里七上八下,就跟被蚂蚁咬一样难受。

她觉得她是中了娃娃毒。

司雪梨看向邹君瑗:“在我哥那里,这两天超开心的。”所以,她都不忍心把小小宝强行抱回来。

庄臣一秒失落。

90后清纯美女校花唯美生活照 清新可人魅力难挡

庄司燿没抱回来,雪梨还着重提醒,庄司燿在庄云骁家过得很开心这件事,是在暗示,他让庄司燿难过了么。

“这样……”邹君瑗不知道能说什么。她作为奶奶,自然也是想孙子开心的,但有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邹君瑗识相:“们吃早餐吧,我刚睡醒,没什么胃口,先去捣鼓一下菜园。”

两人需要独处的空间。

庄臣拉着雪梨进屋:“老婆,来,吃早餐。”

司雪梨跟他进去,在餐桌旁坐下。

她看着庄臣鞍前马后的伺候她,又是给她舀粥,又是给她剥鸡蛋,哎,如果他们对孩子的教育观念能一致点就好了。

司雪梨从口袋里摸出昨晚医生给的检查单子,递给庄臣:“呐。”

“……”庄臣看到一张被折叠起来的纸,吓得手一抖,粥都要洒了:“这是什么?”

不会是离婚协议书吧。

司雪梨无语,他到底想到什么啊,这么慌张:“看啊。”

庄臣拿纸巾擦了擦手,接过单子,屏息。

咦?

妊娠……

七周……

当领悟过来这是什么意思时,庄臣瞳仁都在闪动,英俊的脸上,难得出现开心到惊呆的呆萌神色:“老婆,这……”

说着,视线倏地看向雪梨的肚子。

他要当爸爸了,是不是?

天啦!

他又又又要当爸爸了!

司雪梨觉得庄臣一定还没看到这张单子的重头戏,不是她怀孕,而是,双胞胎。

司雪梨咳了咳,故作严肃:“继续往下看啊!”

庄臣不明所以,但还是很听话的,视线放回到单子上面。

他往下看,有一张黑白的图。

庄臣知道,这是宫内情况,只是,怎么有点奇怪,好像有两颗种子正在发芽?

庄臣狐疑看向雪梨。

司雪梨没好气:“之前的孕妇论坛真是白看了,看下面这行字,双胞胎,同卵的。”

“!”庄臣又受到了一波冲击!是被幸福砸晕!

“同卵,是不是代表,两个孩子会一模一样?”庄臣激动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是的。”司雪梨点头。

“天……”庄臣在雪梨面前蹲下,双手扶着她的腰际,将耳朵贴上她的肚子:“让我听听,孩子们在说什么。”

司雪梨好无奈,瞧,他又犯傻了。

不过,他这次比上次表现要好,如果是之前,庄臣一定会说,让我听听女儿们在说什么,他估计是受了小小宝的打击,不敢再妄议。

毕竟有时候上天真挺喜欢和人开玩笑的,越是想要,越是不给。

“庄臣。”司雪梨觉得,既然怀孕的事告知完毕,那么,该谈正事了。

“哎。”庄臣抬起头,看着雪梨,满脸的喜悦,藏都藏不住。就像一个傻子似。

“其实我没想好要不要生。”司雪梨坦诚。

她不能因为看他高兴,就忍着什么也不说,一个小小宝就让他们的关系僵成这样,不谈清楚,万一再生出两个男孩,以后矛盾只会越来越深。

庄臣脸上的笑容凝固,几秒后,消失不见,他慌:“为什么,老婆,双胞胎啊,看,两个孩子会一模一样。生下来,我们什么都齐了。龙凤胎,一个,双胞胎。”

“那我问,打算怎么处理小小宝的事。”司雪梨直问:“如果肚子里的是女孩,我一定也不担心,但我害怕是两个男孩。”

庄臣沉默。

“我做不到坐视不管的。”司雪梨说。

别家的豪门太太,生了孩子,就不管夫家怎么教育,实在看不下去,就自已出国散心,不闻不问。

司雪梨打死也做不到。

“我想过,”庄臣握着雪梨双手:“庄司燿这么喜欢庄云骁,以后就让庄云骁负责教他。庄云骁的电脑技术不在我之下,庄司燿只要肯好好学这一门,就够了。”

现在已经是电子时代,未来更是。

只要能掌握这种技术,也算是有一技之长。

庄臣不强求了。

庄司燿就是那种越打越叛逆的孩子,按着他打压他,这种办法是可以,但只怕在庄司燿成才之前,雪梨得先和他闹离婚。

她一向把孩子看得最重。

“真的想通了?”司雪梨狐疑,这该不会是他的缓兵之计吧:“如果肚子里这两个是男孩子,和小小宝一样叛逆,又真的能做到放手?”

“不会吧。”庄臣笑里充满无奈:“这一胎,就算是男孩,肯定得像我。”

要是再像庄云骁,他就买块豆腐撞墙得了。费鸿信这什么基因,把他的基因都给掩盖掉。

司雪梨闻言,跟着笑了。

庄臣捕捉到她的笑容:“老婆,我真的想通了,放心,以后想怎样就怎样,我一定不跟争执。反正以后家业有庄霆,他会看着弟弟们的。”

所以,弟弟们不爱学习,没出息,也不用怕。

“而且,万一是女儿呢?”庄臣绷不住,开始幻想:“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可爱的小女孩,粉雕玉琢的,老婆,能说不心动吗?”

司雪梨当然心动。

小宝小时候就超可爱的,眼睛超大超圆,一看就特机灵。

如果这次能博两个女儿也是好的,起码这样,在教育上面,她和庄臣就没有过大的分歧。

司雪梨低头,与庄臣对视:“知道现在像什么吗?”

“嗯?”庄臣自雪梨松容,轻松不少。他就知道,她哪里会舍得把孩子打掉。

“一个变态。”司雪梨调侃。每次他说起女儿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就跟有童癖似的。

庄臣脸耷拉下去:“我就算变态,也只对一个人变态。”说着,仰头,在她的唇角啄了一口。

“还有两点。”司雪梨心里的顾虑没有完打消:“第一胎孩子们的体质最差,第二胎遗传了紫色眼睛,但幸好身体没毛病,第三胎,我有点害怕。”

不知道会出生什么样的孩子。

“老婆,看,第二胎比第一胎好了很多,第三胎,也一定会比第二胎好,没准就是一对纯粹长得很可爱,而且黑眼睛,身体又没毛病的孩子?”

庄臣不想让雪梨担心:

“退一万步,就算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找最好的医疗团队给孩子们,而且有在,孩子们心理也不会有问题。”

司雪梨的顾虑被他说服了:“好吧,第三点。如果我生了这胎,我要去结扎,我不可能帮无止境生下去的。”

医生说她是易孕体质,而且庄臣又总是欲求不满的样子,司雪梨思前想后,只有结扎最好。

毕竟小小宝就是她吃了避孕药之后,还顽强存在的生物。

她对各种避孕手段都不放心,只有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她才能放心。

庄臣不假思索:“不用去,我去。”

“确定?”司雪梨视线往下,在他腰带下方一点的位置看了眼。还以为男人很忌讳这种手术呢,没想到他竟然一口应下。

“当然,总不能所有的苦头都让老婆受。”庄臣抬手摸她的脑袋:“我知道怀双胞胎会很辛苦,以后我会多在家里陪的。”

司雪梨失笑:“庄先生,若再增加在家的时间,就跟退休没两样了。”

他相比其他的大老板,已经在家很多时间了。

庄臣也笑。

确实。

司雪梨认真:“再让我想几天行吗?而且还得跟孩子们说,我们应该听听他们的声音。”

庄臣虽然有点失落,但还是尊重她的意思,见见头:“他们快回来了,到时候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