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独家赞助麻豆传媒小区

0 Comments

..co,最快更新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最新章节!

这种不太聪明的样子,真的好吗?

不止眼神不好,连脑子也不灵光呀!

凌天星被苏璃那眼神惹得怒火中烧,冲上前时,绝王抬手一掌劈向了他,天星往后翻了出去,心中暗暗震惊,这瀞王……好浑厚的内力。

实力这么强,将来不好对付啊,看来要想办法给他下毒,弄死他才行。

“算了,王爷,咱们走吧。”

苏璃看他一脸纠结的模样,当真觉得他是有点问题的,于是也不想计较了。

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开始变异了?

家里的曲萧就是其中一个,性子暴戾,不好说话,好不容易把他弄出去走江湖,修炼心境,这会又遇到一个。

难道是因为没有教养好,所以才会出这种大问题吗?这样的话,将来要是生了儿女一定要好好的教养才行,千万别歪了。

绝王可懒得和这种武功不济的人计较,准备策马离去。

凌天星看到他们这般无视自己,越发的不爽,他在边疆的时候,和惜儿打遍边疆无敌手的,人称旋风腿星爷好吗?

白皙少女雨中漫步静谧优雅

就连在边疆流窜的土匪头头,看到他,也得恭敬的递杯茶上来。

怎么到了京城,就是这个亚子?

再说了,

瀞王和苏玥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看着就来火,不教训他们一顿,枉为苏璃的小舅舅。

嫡亲的小舅舅!

凌天星带着怒火和恨意,不顾一切的扬起长剑就朝着绝王和苏璃攻了过去。

今天要是能把苏玥这个贱人杀死在郡公主府的门口,也不枉他来这一遭!

郡公主府的门口?

恩?

修长身躯在空中翻转时,眼神恍了一下郡公主府的大门,让凌天星心脏猛的突跳了一下,瞪大眼睛在发招的同时看向苏璃和绝王。

苏玥和瀞王为何在郡公主府门口,还马车,又是马的,一幅刚刚要出门的样子。

可想要收回招式,那是不可能的,内力迸出去,再收回他就要受重伤。

她……她是谁?

凌天星脑海里顿时有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绝王本是会力一击,但看出了他的犹豫和一脸问号的模样,便只是绝离剑出鞘,击开了凌天星那气势宏博的一剑,凌天星身子往后踉跄着退了十几步,震惊的看着绝王和苏璃。

不妙,

有一种喝醉了酒,要上头的感觉。

他又看了一眼郡公主府!

正好徐妈妈提着食盒奔了出来,眉眼里担忧溢现其实她想劝苏璃不要去,实在是过于凶险,她清早出去采买的时候,集市上都是议论纷纷,说起这病,大家都避之不及。

“小姐,老奴刚刚做了一些点心,也一起带着吧。”

苏璃看着徐妈妈眼里的担忧,接过食盒。

“莫慌,治不好别人,但保护好自己,是没问题的。”

徐妈妈叹了一口气,实在是忧心忡忡,府里的人都担心得紧,所以才特地做了一盒东西出来,想让她把小姐劝回来,可这哪劝得回来呀。

徐妈妈与王爷深深的施了一礼,绝王淡淡点头。

凌天星指着苏璃,又指了指身后的郡公主府,俊脸露着惊恐,伸手一把拽住了徐妈妈。

“这位婶,她是谁啊?”

徐妈妈蹙眉,抬眼时,看到凌天星和苏璃那相似的眉眼,倒是耐下了性子。

“是我家小姐,郡公主啊。”

晴天霹雳!

凌天星觉得自己的脑袋被炸雷轰了下来,炸得他眼前一片空白,脑子里迷雾蒙蒙。

惨了,

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俊脸,陡然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苏璃和绝王爷。

绝王的眼神像一只巨手,刺进他的心脏处,狠狠的捏碎了他的心,还被踩在地上。

凌天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在颤抖的双腿,心想完蛋了!

眼前的不正是他一直想要见的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吗?

苏璃看着他这像是被风化了的表情,有些莫名的转头看向绝王。

绝王居高临下,眯眸问他。

“是何人?”

他的眼睛和璃儿的眼睛有些相似,一样都像是天河里的璨星。

“我……”凌天星烦燥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有些心慌意乱,绝王爷的事情,他们家还是告诉了他一些的,所以他知道,绝王爷绝对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我……”

“到底是谁啊?”

苏璃翻身下马,走到凌天星的面前,仰头看着这位身长玉立的俊朗少年。

不过,

从见到他到现在,苏璃倒也一点不讨厌他,所以才和他纠缠到现在。

凌天星俊脸上露出讨好的笑意,苏璃蹙眉,他突然间又笑什么?

“那个……璃儿……对不住,小舅舅没认出来是,得罪了。”

小舅舅!!

苏璃猛的往后退了一步,脑子里炸出凌天星三个字,他就是那个偷偷来了京城的小舅?

怪不得感觉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而且眼睛很像,凌家人的眼睛,都特别的漂亮,像天上的星星。

但是,

小舅舅是这式样的吗?

心里有点失望怎么办?

可不可以让他回去?

凌天星看着苏璃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小脸蛋,心想这下糟了,没有给外甥女和外甥女婿留下一个好印象,真是天杀的。

还以为她是苏玥和瀞王,一心想要杀了他们。

“小舅舅,很讨厌苏玥?”

苏璃感觉得出来,刚才凌天星可是真的动了杀气的,一说起这个凌天星就来火,凌天星刚准备要好好解释一番,苏璃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小舅舅,去凌府寻望月哥哥吧,我还有事,忙完再来孝顺小舅舅。”

孝顺两个字咬得有点紧,天星听得背脊有些发毛,嘿嘿笑了两声,天星转身与绝王施礼。

“天星有错,还请绝王爷原谅。”

“无妨。”

既然是苏璃的舅舅,那自然也是他的舅舅,虽然看起来,凌天星和绝王爷年纪差不来太多,但那也是货真价实的舅舅。

绝王爷朝苏璃伸出手。

“来。”

苏璃转身,凌天星伸手揪住她的袖子。

“璃儿,们去做甚?”

看起来这一大马车东西,又散发着药味,难道……凌天星猛的抬眸,她要去洪村救那些得重病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