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直播电视14破解版

0 Comments

“哼!”

只听莫言师太冷哼一声,轻点脚尖一跃而起,挥舞手中拂尘,施展拂尘三十六式朝陈华袭去。

还别说。

莫言师太这拂尘三十六式非常凶悍。

随着拂尘的挥动,每挥出一次,都有一道白练飞出,而她挥舞的速度非常之快,那白练唆唆唆的,令陈华应接不暇。

铛铛铛!!!

陈华边挡白练边向后退去。

数量之多,威力之大,令他显得非常吃力,根本无法靠近莫言师太去攻击她。

很快。

陈华身上多处被白练击中,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但是!

他并没有放下他的执念。

美好夏天的彩虹

一心要带杨紫曦离开。

“都说了,你不是贫尼的对手,就此罢休下山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莫言师太说道,但手头上的功夫却没有因此而停下,还在对陈华发起猛烈进攻,一副要让他知难而退的模样。

“不可能!”

陈华咬牙道。

但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于是乎,他罡气外放,凌空停住,用罡气去阻挡白练的攻击,然后施展真武剑法。

可是!

莫言师太太猛了!

陈华只有神境六重。

莫言师太的实力可达神境九重。

相差三重境。

尽管陈华武法双修,并且有合魂龙魂,实力远超同等修为的武者。

但在莫言师太这种强他三重境界的高手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没等他施展真武剑法完成,莫言师太打出的白练就攻破他的护体罡气,并且一拂尘挥出,打在陈华胸口上。

砰!

陈华遭受重击,倒飞出去,喷出一口血雾。

不过很快他就凌空刹住。

“还别说,陈施主这么年轻,能接师父这么多招,确实很厉害!”

“或许再给他几年时间,就能和师父打个平手了。”

“毋庸置疑,陈施主绝对是当代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

小尼姑们议论纷纷。

杨紫曦趴再窗户看着,心都揪透了,眼泪哗哗的。

这时候,陈华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再来!”

说罢,他再次冲了上去。

杨紫曦看不下去了,跑出大雄宝殿,喊道:“陈华,你住手,不要再打了!”

陈华当即刹住脚步,朝杨紫曦喊道:“紫曦,快过来,咱们一起回家,我保证不让你受委屈了。”

杨紫曦摇头道:“陈华,你回去吧,我笨手笨脚的,不回去给你添麻烦,留在师父这边挺好的。”

陈华散去光剑,飞向杨紫曦,拉着她的手说道:“在这青灯古佛的有什么好,跟我回去,我把你捧在手心,好好疼爱你,过回我们以前的生活,恩恩爱爱的,再也不分开了。”

却不料,杨紫曦甩开了陈华的手,怒道:“我都说了我不回去了,你别再烦我了好不好?我不要你的疼爱,不要和你恩恩爱爱,我就要青灯古佛,求你了,放过我吧!”

她跪了下去。

陈华连忙将她扶起,红着眼眶道:“这不是你的真心话对不?”

“不!是我的真心话!我并不爱你!不想和你在一起!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

轰!

陈华如遭五雷轰顶,整个人呆立在那,脑中一片空白。

杨紫曦红着眼眶看着陈华,态度很决然,但心中却有血在滴,痛的无法呼吸。

“你…说的,是真的?”

陈华不敢置信道。

“对!”

杨紫曦重重点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知道我以前有没有爱过你,但我现在真的没有爱过你,所以不想和你回去,不想和你在一起,更不想接受你的宠爱,你走吧。”

说完,她转身跑进大雄宝殿,蹲在巨大的如来佛像后面,抱着双膝哭的泣不成声。

“对不起陈华,我不是故意要伤你的心,我是想长痛不如短痛,让彼此回归安静生活。”

“我不想因为我,而让诗韵受冷漠,王语嫣说的对,我从未做过一件对你有益的事,还害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头,我不想在你身边当个花瓶除了看和把玩没有其他任何用处。”

“我想学本事,我想有朝一日也能帮上你,我想你能身心的投入进去对诗韵好,她为你吃了那么多苦,都没怎么享受到你的疼爱,反观我一个没用的人,却夺走了你对她的好,我于心不忍。”

“……”

她心中一大堆话想对陈华说,但却没有说出口,只能埋藏在心里。

因为说出来,这根弦就斩不断了。

足足呆立了十分钟后。

“好好对待紫曦,哪天你看她烦了,觉得她笨手笨脚讨厌她,不想让她继续待在峨眉山了,就把她还给我,无论什么时候,哪怕她人老珠黄了,我也不会嫌弃她,还会一如既往的对她好,一辈子的对她好。”

对莫言师太说完这句话,陈华落下两行清泪,狼狈转身,失魂落魄离去。

“太感人了!”

很多小尼姑都哭了,不停的抹眼泪。

“唉!”

莫言师太长叹一口气。

“也不知道贫尼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

陈华回去后,就跟丢了魂似得,人们在他脸上再也看不到笑容了。

那句“我真的没有爱过你”,就如刺扎进他的心窝,令他痛苦不已。

把孩子治到能哭之后,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从了修炼就是修炼,以此来忘却内心的痛苦。

大家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样。

都为他而感到心疼。

一个月匆匆而过。

韩子平身上断裂的骨头也恢复正常。

但是!

并没有如唐骏说的那样,交出真武修炼决就让他锦衣玉食,让他有玩不尽的美女,反而是把他关在地下室内,每十天给他扔一箱面包和牛奶,已经一个多月他都没有见到天日了。

“他妈的,唐元明和唐骏这两狗东西,出尔反尔,把我当畜生一样关押,有朝一日虎归山,我定要杀尽一切对我不公之人,让他们通通下地狱!”

他恨的咬牙切齿,青筋凸爆。

“今天刚送过面包牛奶,还得十天才会有人下来,我得抓紧时间挖个地道出去,不能被他们当狗一眼关押,我不甘心就这么过一辈子!”

说动手就动手,一拳杂碎水泥地,徒手抛了起来。

抛了一天一夜,抛了大约有三米深。

突然!

地下有丝丝金色气息冒了起来。

“天!我这是挖到什么宝贝了吗?”

韩子平激动的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