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本软件下载入口

0 Comments

() (感谢“白姐是最美哒”为白女王赞助的一万起点币,更的有些晚,争取不过晚上还会更一章)

成默收拾完东西下楼之后,谢韫已经在宿舍楼下等他了,晚风吹的风衣的衣袂飘飘,她拖着银色的铝合金箱子站在一地金黄的落叶之中,让成默觉得秋天的夜晚,尽管无限萧索,却蕴含着清澈的深沉。

成默快步了走过去,等成默走近谢韫就说道:“我叫姜军把车停在体育馆那边的,那里人少一点。”

成默“嗯”了一声并肩和谢韫朝着体育馆的方向走,前些日子还繁茂的梧桐树已经掉光了叶子,只剩下几片零星的绿叶和将断未断的黄叶在瑟瑟发抖,两个人牵手走在微凉的夜里踩的枯黄焦脆的树叶“咯吱咯吱”的响。

“你去过土国的遗迹之地吗?”成默转头看了眼谢韫秀雅俏美的侧脸问。

谢韫点头,“去过,耶莱巴坦地下水宫是一个非常壮观的景点,在希腊神话中这里是囚禁蛇发女妖美杜莎的地方,一人都抱不住的科林斯式石柱支撑着巨大的砖制拱顶,湿滑的石板路旁伫立着昏暗的路灯,里面还有不少鱼,就算没有遗迹之地在这里也是非常值得一去的地方…..进入遗迹之地又是完不同的世界,在哪里你能感受到奥斯曼帝国的荣光….”

谢韫缓缓的跟成默说起了耶莱巴坦地下水宫遗迹之地的情况。不过体育馆并不算远,两人走了不到十分钟就看见了黑银相间的劳斯莱斯,姜军正站在车旁等待,见成默和谢韫过来便提起打开了后备箱。

两人将箱子交给了姜军便上了车,车子发动的时候成默和谢韫已经从耶莱巴坦地下水宫聊到了土耳其历史,然而说着说着,成默就注意到了车辆行驶的方向似乎有些不对,似乎在往香山的方向开,于是他有些狐疑的问道:“我们….不是去首都机场?”

谢韫看了成默一眼说:“我们去的西园机场,哪里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军用机场,我们在哪里做飞机。”

成默摇了摇头,从随身背着的电脑包里拿出机票说道:“我是乘坐的晚上十一点起飞的国航的航班…..”

谢韫接过机票看了一眼,稍微皱了下眉头,马上从挂着小狼扎比瓦卡的坤包里拿出了手机快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成默的视线却没有落在谢韫的手上,而是看着那个布偶扎比瓦卡,已经有了明显的磨损痕迹,像是修补过,不仔细瞧根本瞧不出来。

这个世界杯吉祥物是18年的时候,他随手送给她的,没想到她还留着。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叔叔,我有件事情问你,为什么我是乘坐军用机场的专机,而成默是去首都机场乘坐航班?”谢韫开口,成默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谢韫身上,他偏着头不动声色的侧耳倾听电话的那头究竟讲了什么。

“因为他是被分在第三组的,而你是第一组。”

“怎么….为什么不是从一个地方出发?”谢韫不解的问。

“这个无关紧要,这样安排是最合理的,你赶紧来机场。”

“我要带成默一起,他现在在我车上。”谢韫说。

谢广令语气严肃的说道:“不行,不能跟你们两个搞特殊化,现在时间还早,你让他现在下车赶快去首都机场。”

成默谢广令的话听在二中,低声说道:“没事,你叫姜军把车停路边,我现在就叫车。”

谢韫握了一下成默的手,继续对着手机淡淡的说道:“这不是搞特殊化,成默又不是学员了,你让他坐一堆学员里面去干什么?”

“这是组织的安排,你们只需要服从就行。”

拿着手机的谢韫沉默了好一会,直到谢广令说:“小进,没别的事我挂了,你们抓紧时间,不过是在飞机上分开几个小时而已,没必要搞的这么难分难舍如胶似漆!”

谢韫轻声说道:“可是我跟您说过的,把我和成默安排到一起。”

“我再说一遍,这是组织的安排,你们只需要服从就行。”谢广令沉声说,语气了夹杂着不容反驳的威严。

谢韫却以为谢广令是针对成默,冷声说道:“那好,叔叔你现在跟那边打电话,我也改坐国航的飞机。”

候机室的灯光明亮,外面的夜幕深沉,机场的上各式的航道指示灯在一片漆黑中闪耀,狭长而粗壮的c919停在廊桥边,好些人正拿着手机或者相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边对着这架蓝白相间的空中巨禽拍照。

之所以受人关注,是因为c919是华夏完自主制造的大客机,而今天将是它的首飞,尽管新闻中并没有报道,但飞机尾翼上那巨大的白色“c919”字样在黑夜里还是格外醒目,引来一些航空爱好者驻足观察。

这架c919将在夜里直飞土国首都安卡拉,乘坐它的则是太极龙目前还在就读大学的成员。此刻首都国际机场的33号登机口正坐着一百二十名太极龙学员。

付远卓也是其中一个,他

正戴着耳机拿着华为te x2看《eva》剧场版,然而作为一个资深的《eva》厨,甚至想要在自家院子里建造一个“eva初号机”和“高达强袭自由”真实比例手办的机甲控,他看着自己期待已久的动画片竟然食不知味。

付远卓的精神根本无法集中,除了第一次出任务的兴奋与激动之外,还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与惶恐。

虽然说从小看着各种各样的热血英雄漫画长大,他自己也一直渴望着成为一个英雄,可真有这个机会的时候,付远卓却觉得自己胆怯了起来。

在夏季训练营以及第一学期的学习中,与其他人方位的差距让他感觉到了自卑,除了长的稍微好看一点之外,他的成绩、训练、实战,就连身家背景在新学员中都是最差的一个,这两年通过竞选学生会主席和高考所建立起来的自信被各种吊打,这让向来觉得自己还算不错的付远卓在太极龙中认识到了,自己不过是个弟中弟。

尽管他一再努力的去追赶,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许多时候,尤其是在成默帮助他学习的时候,付远卓都会觉得其实成默比他更加合适进入太极龙,这个机会应该是成默的才对…..

偶尔付远卓也会想,如果不是乌洛波洛斯无法转让,他把乌洛波洛斯给成默也许是一种解脱。巨大的压力让他这几个月过的并不算那么愉快。

怕家人失望,怕同伴看低,怕自己灰心…..

他意识到了不是每个平凡甚至平庸的人都是“绿谷出久”,也许绿谷一点都不普通,因为他有最强英雄“欧尔麦特”作为灯塔。

小的时候颜复宁是他的灯塔,因此他喜欢模仿颜复宁,然而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样都成为不了颜复宁,颜复宁在给别人的自行车轮胎上设置机关,看着别人摔的整条腿都磨出了血依旧面部改色,然而他却吓的不知所措。和别人打架的时候颜复宁专挑又阴又损的部位下手,打的别人差点残废,他却只敢装出凶狠的样子打打肚子踢踢大腿……

在遇到成默之前,实际上付远卓都在下意识的模仿着颜复宁,他也想成为颜复宁那种孤独又嚣张的人,但他并不是颜复宁,只能让人觉得中二。

在遇到成默之后,他又开始下意识的模仿着成默,他努力的学习让自己成为学霸,他学着看透和操控人心,他学着成默用理性的态度处理各种事物,他似乎很成功,成功到考上了清华,甚至成为了太极龙的成员。

但到了太极龙他才发现自己不管模仿的多么成功,他还是不是成默,他也成为不了成默,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平庸的自己。

付远卓看着在太极龙中如鱼得水的杜冷,才清楚以前的自己多么可笑,他甚至会在无人的时候嘲笑自己当初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杜冷,他感觉到了一种无能为力的痛苦,让他想要自暴自弃…..

如果不是成默每天喊他自习,跟他恶补各种基础知识,他觉得自己说不定会选择逃跑。

付远卓关掉视频,摘下耳机,无意识的看向了窗外安静匍匐着的c919,他听到两个航空爱好者低声议论道:“引擎好像有些不对…..不像是cfleap-x1c…..”

“对,貌似没看见过这种型号….其实不止是引擎,你看它的机头….比网上公布的画面更尖一些,机翼好像也更长一些,这样显得造型优美不少。”

“不只是机翼,我感觉机身似乎也要长一些!”

“确实,真不错…..没想到c919量产出来这么惊艳,我还以为只是一架普通的中型客机呢!”

“怎么首飞都没有新闻?等下把照片发到网上去…..”

付远卓并没有在意这样的对白,他看了看前面不远处正在热闹议论着这次行程的同学和学长,眼神有些落寞。毫无疑问他被孤立了,只是被孤立的主因并不是他表现的最差,各项成绩垫底,而是因为他在龙血会和青龙会之间没有办法抉择,至今没有加入这两个中间的任何一个协会。

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加入龙血会,可他原来和杜冷关系不佳,虽说杜冷一直主动的在向他释放善意,上次还邀请他打商场打篮球赛,可成默和谢韫去篮球场找他,谢韫还在杜冷面前秀了婚戒,让整个龙血会的人莫名其妙的讨厌上了成默,加上顾非凡也一直有在劝他加入青龙会,这让他和杜冷稍微缓和点的关系又迅速的冷却了下来。

当然,看上去付远卓也可以选择加入青龙会,反正都是太极龙的兄弟会没什么区别一样。但付远卓并不笨,他完理解龙血会和青龙会的区别,知道自己的立场不合适,更知道自己要是加入以世家子弟为主的青龙会,只能沦为马仔和笑柄。

付远卓多少还有一点矜持和骄傲,就算顾非凡那帮人身份尊贵,他也不愿意让自己当跪舔的角色。跪舔冯茜茜已经很心力交瘁了,还要跪舔男人的话,这日子得多绝望?

此时此刻的付远卓无

比的怀念高中的时光,那时候他多么的意气风发,就算失恋,也有人安慰他陪伴他。付远卓无声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心想:要是成默在就好了,学姐为什么不把成默也弄到太极龙呢?

就在付远卓胡思乱想之际,他们三队副领队顾志学在靠近登机口的位置大声喊道:“现在三队的都过来排队,准备上飞机。”同时二队的副领队也在喊,付远卓睁开眼睛,看见所有人都在起身,他连忙站了起来,提起随身的行李包,向着登机口走去。

走到登机口的时候副领队顾志学叫他们排好队准备登机,付远卓自觉的站到了队伍的最后一个随着人流向廊桥走去,他看见表情冷峻的副领队在顾非凡和金子涵经过的时候露出了笑容,在他的同班同学陈放经过的时候专门拍了拍陈放的肩膀,这微不足道的举动却让付远卓有些羡慕。

付远卓落在最后一言不发的进了廊桥,副领队顾志学则跟在了他的身后走了进来。上了飞机出乎付远卓的意料,这架国产的c919比他想象中的豪华的多,前面的头等舱居然还是封闭式的,虽然看不见头等舱里面的配置,但以付远卓多年乘坐商务舱头等舱的经验,仅从浮着暗纹制作精美的百叶门就能判断出很奢华,并且空间也不小。

付远卓走过了头等舱就到了经济舱的位置,其实这都不应该叫做经济舱了应该叫做商务舱才对,经济舱一般都是一行走廊左右各三个座位,但这架c919走廊左右都只有两个座位,前后座位的距离还拉的很开,完足够把椅子放的半倒,躺下来休息。

一般的客机为了效率绝不会这样布局,显然这是架专机。

付远卓看了眼手中的票19排a座,在中间位置,他慢慢的向前走去,这时大部分人已经坐下,至于一小部分人还在找座位,付远卓走到自己那个靠窗的座位前时,发现自己的位置被陈放给坐了,陈放正扭头看着舷窗之外,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付远卓再次确认了一下飞机票,抬头对陈放说道:“陈放,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位置。”

陈放这才转头看向了站在走廊里的付远卓,说道:“你的位置吗?能不能换一下,我想和杨海纳还有顾哥、金姐他们坐一起…..”

付远卓这两年变友善了很多,要换以前的个性他未必会让,但现在反正他并不觉得让个座算什么事,可就在他刚准备答应的时候,坐在陈放后面的顾非凡又笑着劝说:“付远卓….就给陈放坐呗!多大回事…..下了飞机要这货请你吃饭…..”

这时整个飞机的人都已经坐好了,就只有走在最后的付远卓还站在过道上,显得格外突兀,付远卓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他还注意到了坐在飞机后半部分的人似乎都在望着自己,这让付远卓莫名的感到尴尬,他连忙对顾非凡说道:“没关系…..”

然而付远卓还没有把“这么点小事,不用请客”说出来,就听见他的背后有人喊:“那位同学,请你赶紧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还站在走廊上干什么?”

飞机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付远卓将还没有说完的话吞回了肚子,迎着注视和窃窃私语脸色难看的向机舱的最后面走去,像被老师赶出教室罚站的孩子。

这个瞬间,付远卓觉得自己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