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陆“我要上大学”教育网!
用户名: 密 码:
加入桌面 |
我要上大学
北大青鸟

回到首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热点资讯




河南好人:农民工黄久生赡养700多位老人

发布日期:2013-09-11 浏览次数:1085
核心提示:记者采访黄久生时,想了很多词汇去描述他,可总觉得不贴切。他不像一般经历苦难的人那样大喜大悲、大开大阖,他不张扬,也不激烈,有种挥手自兹去、坐看云起时的淡定与平和。河南人身上的拙朴、内敛与达观,在他平静的叙述中,一览无余。
  母亲临终把黄久生托付给邻居吕中秀,这个他叫“妈妈”的老人说起往事潸然泪下。
  开栏的话
  厚重河南,人多,好人也多,平凡的好人更多。
  他们来自乡间田野,从事着最基层的工作,像小草一样不起眼。
  但是,他们有大爱、有奋斗、很执着,他们的身上既折射出传统文化的光芒,又极具与时代同行的能力,
  蕴含着河南人特有的品格密码:向上心强,淳朴厚道,天下为家,共生共融。
  今天起,本报推出《河南好人》栏目,书写平凡河南人的优良特质。我们相信,他们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
  ——黄久生别样的人生三部曲
  □记者 赵红 王鲁峰 见习记者 刘瑶 首席记者 何正权 文 首席记者 陈晓东 摄影
  北京,浅秋时节,银杏未黄,红叶尚绿。
  9月4日上午,一场秋雨,打湿了百年燕园。淅淅沥沥的细雨中,黄久生快步走着。偶一转头,发现已经把“老家的客人”甩下几十米。他停下来,歉意地笑。
  没有办法。他这一双脚板,一直走得急匆匆。
  从家乡信阳走到省会郑州又走到首都北京;从赤脚捡柴换学费的大别山,走到郑州的建筑工地,又走上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9月1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开学典礼上,黄久生讲哭了一个学院;信阳潢川双柳树镇,他赡养着700多位老人;郑州的建筑工地上,还有他带出来的1万多农民工。
  他,靠什么震动了“百战归来再读书”的商海精英?
  他,为什么甘愿为家乡非亲非故的老人养老送终?
  他,又是怎样带动打工在外的乡亲,在家乡盖起一栋栋小洋楼?
  信阳潢川双柳树镇,怎么就偏偏出了个黄久生?
  …… ……
  9月初,大河报多位记者踏上追访黄久生之路,从郑州出发,到北京,到信阳,再回到郑州,辗转2000公里,探寻答案。
  我们最感兴趣的是:他和他这半生中遇到的人,年轻人,老人,朋友,乡亲,家人,是通过什么方式,建立起那样一种关系——亲密的,私人的,单纯的,充满着无限温暖的。
  人物名片
  姓名:黄久生
  出生年月:1965年8月
  籍贯:河南省潢川县双柳树镇晏岗村
  职务:河南省潢川县双柳树镇驻郑州农民工党支部书记、中建七局项目经理
  获得荣誉:2006年获评“全国敬老之星”;2007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09年、2011年两次获得“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2012年当选为“中共十八大代表”;2013年7月入围第四届“全国道德模范”。
  记者感悟
  黄久生的人生境遇像极了前苏联作家高尔基的自传体三部曲。也许年轻的80后、90后们对这些著作并不熟悉,但它们所具备的启迪意义不论在哪个时代都具有共通性。
  童年,他对苦难有着过早的体察;成年后,在人间的辛酸磨练了他的斗志;他的大学梦,在不懈的追求下,终于得圆。黄久生的经历中处处涌动着生生不息的热望与坚持。
  记者采访黄久生时,想了很多词汇去描述他,可总觉得不贴切。他不像一般经历苦难的人那样大喜大悲、大开大阖,他不张扬,也不激烈,有种挥手自兹去、坐看云起时的淡定与平和。河南人身上的拙朴、内敛与达观,在他平静的叙述中,一览无余。
  第一章 童年
  [关键词]
  贫穷 孤独 要强
  不要慨叹生活的痛苦!慨叹是弱者!——高尔基
  为啥对黄久生这么好?
  “我9岁没了爹妈,见不得没爹妈的孩子受苦”
  9月3日晚8点多,北京大学西南门。参加完学校的欢迎酒会,黄久生终于有时间坐下来。西装革履的形象,很难与“农民工”画等号,但这个他最认同的朴素的社会角色,迅速在他带着乡音的普通话和憨厚的笑声里丰满起来。
  提及成长经历,黄久生总爱用“百家饭”开头。六岁那年母亲去世,尽管父亲在外靠修补盆维持生计,但日子还是过不下去,无奈的父亲只好把两岁的弟弟送人。黄久生每次提起那天的情景就忍不住心酸掉泪:“弟弟还小,送走的那天他死死抓住我的手,不愿意离去,我和他一起扯着嗓子哭,最后是大人们硬掰开我的手,把他抱走的。”从此他和小两岁的妹妹相依为命。
  “母亲临终把我托付给邻居吕中秀,她只说了一句话:你放心,以后就是我自己的孩子少吃一口饭,也要让你的孩子吃上。”黄久生说,吕中秀没有辜负这句看似简单的承诺,艰难的生活面前,她没有委屈黄家的孩子。黄久生记得,一次吕中秀家吃饺子,全家仅仅包了20个,她瞒着自己的公公,偷偷给他们兄妹送了5个。还有一次鞋子烂了,在吕中秀家烤火时,他总把脚往后藏。吕中秀发现后,毫不犹豫把刚给儿子做的新鞋让给了他。
  9月5日上午,千里之外的黄久生老家,信阳潢川县双柳树镇晏岗村,鞋子的往事在已年过七旬的吕中秀记忆里,却只剩心疼:“我送他鞋他舍不得穿,下学都是把鞋抱在怀里,一路打赤脚跑回家。”为啥对黄久生这么好?这个后来被黄久生叫做“妈妈”的淳朴农妇,眼眶湿润了:“我九岁没了爹妈,见不得没爹妈的孩子受苦。”
  这是黄久生人生中第一次接受来自家庭以外、不求回报的满满善意,在他之后的成长岁月里,幻化为最朴素的善的价值观,在乡邻的关心帮助和黄久生的鼎力回报中,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为了报答常送自己南瓜的李奶奶,只有13岁的黄久生曾经趁半夜给她家挑水。瘦弱的他费力举起水桶时,碰到了水缸,吵醒了李奶奶,“她心疼地拍着我的肩膀说,别挑了,长大驼背了娶不到媳妇儿咋办?”黄久生回忆道。
  为了挣学费,他跟老乡借了8毛钱、跋涉30公里批发冰棒回来卖,结果全化了,是老乡手把手教他怎么用棉被盖好保温;他半夜担惊受怕步行15里上山砍柴,挑到镇上卖给炸油条的做“炸筷”,乡亲们常常不拣好赖全收了。
  黄久生说,帮过他的人的名字,甚至走路的样子、当时的样貌他都记在脑子里,常常想起,想着该怎样报答他们。
  “自己都顾不住,
  怎么回报乡亲?”
  长期贫困的生活让黄久生总被自卑感包围。
  “我交不上一块八毛钱的学费,老师让没交的举手,我坐第一排,太显眼,只能硬着头皮骗老师说我离黑板太近脖子疼,要求坐最后一排。那个角落我坐了好几年,那种发酸的滋味……”黄久生说,从此他总盼着长大赚钱,“写作文谈理想,别人写的都是科学家当官,我写的是货车司机,能赚钱报恩。”黄久生家穷,没镜子,每次在邻居家看到镜子他总要照一照,心里想着:我啥时候才能长大?等我出息了,是什么样儿?
  贫穷的另一个副作用是孤独。“我家没大人,小伙伴来陪我,只有晴天来。为啥?一下雨我家到处漏水。”最难熬的是除夕。黄久生的妹妹去照料亲戚,剩他一人在家。“白天不过是没吃的,还能凑合,晚上最难受,我家在村东头,5米远有个古墓,人骨头都露着,那会儿我只有十来岁,害怕啊。”
  1983年,村里有人去湖北打工,过年时穿回崭新的中山装,给了黄久生最直观的刺激。“自己都顾不住,怎么回报乡亲?” 18岁的他下定决心,走出家门。这一年成为他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
  400公里外的郑州建筑工地上,黄久生从小工做起,搬砖提灰推车,腿勤眼亮能吃苦。这个无依无靠的农村孩子每天半夜帮工友洗衣服,赚得最原始的人际关系资本。然而城市里的营生远比他想象的艰难。头两年没赚到钱,他没脸回家。除夕夜,郑州在爆竹声中一片喜庆,而黄久生却坐在工地上独自垂泪。
  “第三年,我终于攒下了3000元。年前的一天,我在郑州花了2000多元给乡亲们买了核桃、大枣,还有那时候可时髦的、带着白白细细锁边的的确良裤子,到县城花20块钱租了台手扶拖拉机,拉了整整一车,风风光光回家了。全村人,家家户户收到我的礼物后,不停地夸我有钱了,出息了。” 1986年,在乡亲们的感谢声中和高看的眼神里,黄久生第一次有了成就感,第一次体会到回报乡亲带来的幸福和快乐,自卑一扫而光。这坚定了他好好干的决心。从木工、钢筋工,到带小组的班长、队长,1999年,他终于坐上中建七局一公司项目经理的位置。
  第二章 在人间
  99岁的刘传江念及黄久生的好,泪湿眼眶。
  黄久生舍不得拆掉或重建老家的三间土坯房,“这土房子时时提醒我,当年是乡亲们帮我渡过了难关。”
  [关键词]
  报恩 纠结 坚持
  把语言化为行动,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 ——高尔基
  17年的坚持,“这是我这辈子的责任”
  黄久生渐渐有了回报乡亲的资本。
  1996年,他掏出两万元,让双柳树镇政府给镇上的孤寡老人买些肉、米,过好春节,这样的举动此后成了他每年的惯例。2008年他又出资45万元建起了双柳树镇久生光荣敬老院。一共花过多少钱,黄久生也没算过,但是全镇700多位孤寡老人的养老送终,他全包了。老人去世,他还要回家张罗,披麻戴孝,尽管有一半老人,他以前并不认识。
  一个叫李鸿金的孤寡老人,不幸患癌,临终只有一个心愿,“见不到久生,我闭不了眼。”黄久生听说后赶回去,已经吃不进食物的李鸿金躺在床上,瘦骨嶙峋的手却紧紧握着他的手,墙上还挂着黄久生多年前送的鸭绒袄。老人一直没舍得穿,还仔细地用化肥袋子罩住,生怕落了灰。
  此后,他坚定了常回家乡去陪陪老人、带老人旅游的念头。今年春天,黄久生带着敬老院的老人们游了信阳南湾湖,有个最远只去过县城的老人“像结婚那么激动”。他还承诺让身体条件允许的老人们坐一次飞机,去天安门转转。
  黄久生不大愿意媒体到他老家去采访,“怕打扰老人,也怕他们误会,以为我做这些事是假的,是评先进用的。”可是,9月5日上午9点半,住着48位孤寡老人的双柳树镇久生光荣敬老院,正包饺子的老人们听说记者来打听黄久生,话头儿就掐不断。69岁的李法源说,这里吃得好住得好,有人做伴,不准备再回家了。还有一对身子骨硬朗的老人,叫唐孝贵和赵兰生,2009年在敬老院相识相爱,结婚后搬了出去,现在成了到处跑着玩的神仙眷侣。99岁的老红军刘传江拍着手笑:“活着一天,我欢喜一天!”
  黄久生先后为家乡的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医疗和慈善事业捐资320多万元;为贫困的重病患者捐款20多万元;汶川地震后捐款15万元,缴纳 “特殊党费”5万元。2011年起,他还资助了考上清华却无力支付学费的信阳孤儿陶杰,让他圆了大学梦。
  “老人们让我有责任哪,不帮,心里有愧。”黄久生说。
  曾经不被理解,也想过放弃,“跳楼的心都有”
  17年的路,单靠简单的一句“责任”是走不下来的。黄久生也有过纠结与退缩,甚至想要放弃。赡养孤寡老人,每年大概需要几十万元,这沉重的负担,黄久生一天也没有卸下过。
  工地不总是一切顺利,困难的时候,黄久生甚至被人追债。“有一年回家最晚。快到年根了,一个老乡给我打电话问咋还不回,说老人想我了。我骗他说工地忙,其实我是没钱拿回去,这边要不来钱,那边还欠着别人钱。”黄久生心急如焚,怕对不起家乡的老人们,又忍受着债主们无时无刻的“陪伴”,“我走哪儿他们跟哪儿,吃饭、上厕所都跟着,没钱不让走,我那会儿跳楼的心都有。”腊月二十八,终于借到钱的黄久生回了家,“那一次去看老人的时候,我真是强颜欢笑啊。”
  没钱的黄久生,腰板硬不起来,心里难受,可更让他痛苦的,是来自家乡的闲言碎语。“一个跟我还算要好的老乡,说我不务正业,还有人说我打肿脸充胖子,没钱还要管老人。”
  尽管心里委屈,黄久生还是继续“能帮就帮”。他陆续从双柳树镇带出了一万多名建筑工人,他的团队参与建设的工程两次获得全国建筑最高奖“鲁班奖”,跟着他干的农民工回村盖起了白墙红柱的三层小洋楼。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简陋的办公室,一套在郑州市建业路租来的民房。
  书桌、床铺和几个书柜的资料,填满了小小的房间,黄久生珍藏的和领导人的合影,没有地方挂,只能包好了叠放在书柜顶上。这样的办公环境曾害他丢了生意,黄久生却觉得“值”,因为他把钱用在了老人身上。
  他也一度不被工友理解。和他做了12年搭档的老周说:“我问他,他回家照顾老人,工地谁照顾?”黄久生只说:“工地上的困难可以克服,老人的坎儿过不去。”
  后来,黄久生的父亲罹患癌症,在郑州治病,正赶上施工旺季,“我们几个在医院的时间都比他多。老人过世时,他说了好几次心里有愧。”老周说,那时他突然理解了黄久生。因为好的办公环境有钱了就可以拥有,但老人时间有限。
  黄久生每年组织技术人员、项目经理接受培训,每周给管理人员开会。他的工地上有空调,有夫妻房,还有营养均衡的饭菜,每年“五一”、“中秋”还会请先进职工的家人来郑州旅游。为了给农民工普法和讨薪,黄久生协调成立了“河南省潢川县双柳树镇驻郑州农民工党支部”,至今共吸纳了60多位党员。
  老家的三间土坯房 ,
  “没事儿就回去看看,提醒我永远不忘本”
  “劳模”、“十八大代表”,昔日的农民工如今拥有了他不曾预料过的新身份,但黄久生却说:“我有啥可骄傲的地方,到啥时候都是农民工。”
  谦虚的性格和朴素的人生智慧,承继于“邻居妈妈”吕中秀的善,承继于贫穷带来的孤独与要强,也承继于黄久生自己总结出的“大别山精神”:淳朴,能吃苦,北方的憨厚朴实加上南方的灵活头脑。
  还有一种可能,也承继于位置特殊的潢川老家独特民风的浸润。
  潢川位处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此线南北,气候从暖温带变成了亚热带,植物从落叶阔叶林变成了常绿阔叶林,文化从中原文化悄然过渡为荆楚文化,粮食也从粗放播撒种植的小麦变成了精耕细作的水稻。当地的人们细腻、温暖,本能地对危难时曾给予自己一粥一饭的人,打心底里感恩。
  为了时刻记得“从哪里来”,黄久生舍不得拆掉或重建老家的三间土坯房,“没事儿我就回去看看,这土房子时时提醒我,当年是乡亲们帮我渡过了难关。没腿的餐桌我也留着,乡亲们把饭就送到这张桌子上。这桌子提醒我永远别忘本。”
  9月5日的晏岗村,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村民们都迫不及待加上了防寒的秋衣。吕中秀第一个走进土坯房,抢
  着讲“柱儿”对老人的好,围观的村民纷纷插嘴:“他做的好事啊,讲也没个头。俺们走路不湿脚,吃水不用挑,全托他的福。”记者这才留意到,三米见宽、从家门直通村口的柏油路和自来水龙头,成了全村家家户户的“标配”,黄久生老宅门口的一片空地,建起了一座“感恩亭”,装上了健身器材,成了老年人的休闲场所。
  “柱儿”是吕中秀给黄久生起的小名,“希望有个柱儿靠住。”那时她并没想到,这个命苦的孩子长大后会成为自己的依靠。“好人有好报啊!”
  第三章 我的大学
  黄久生应邀在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演讲
  黄久生早早坐到座位上等待上课
  北大光华学院张志学主任介绍黄久生
  [关键词]
  演讲 感动 独具一“格”
  学习,永远不晚。——高尔基
  黄久生就是一个“河南好人”,他触到了人心最柔软的地方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堪称世界政经学界精英的开放式舞台。比如,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就是在这里荣任北京大学名誉校长的。
  9月1日下午,讲堂迎来一位特殊的发言者——吃百家饭长大,打赤脚上学,提灰搬砖打拼出来的农民工——黄久生。
  当天下午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开学典礼上,本科、硕士、博士、MBA、EMBA,1000多名精英济济一堂。
  再抻一遍西装,再深呼吸一次……黄久生终于“压轴”出场。腿,软软的,有点不听使唤。
  紧捏着发言稿,他开始念。诚惶诚恐。
  1000多字的发言稿,他只念了个“过门”,便脱稿了,开始讲自己的小时候。
  贫寒的过往,纯朴的乡亲,如电影,一帧一帧,映上心头。说出口的,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都在脑海中激荡。全场掌声,数次响起。
  “我想都不敢想,有一天能来到北大……九泉之下的妈妈一定会为我骄傲!”说到这,黄久生讲不下去了。他忍住泪。听的人,没能忍住。
  尽管口才不算出众,甚至全是大白话,但黄久生讲述的个人经历,数次被掌声打断,整个学院上千名师生,抽泣声声。
  典礼结束,“老黄”红了。一位EMBA同学紧握他的手:“老黄,你让我掉泪了。我的泪可不是随便掉的……”
  一位刚认识的同学也落泪了。他一口一个“老黄”地叫着,因为这个“外表亲切”的人“触动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他对记者说,黄久生也不是什么大老板,他家境贫寒、生存不易,但坚持为善的精神更不易。
  施东升说,黄久生就是一个“河南好人”,代表了河南人从老祖宗那里继承下来的传统朴素价值观——知恩图报。
  百年燕园仅十分钟就接纳了他,“黄久生的奋斗和爱心,独具一‘格’”
  时间回到8月的一天。黄久生惴惴不安地坐在两位面试官面前——一位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冒大卫,令人惊叹的80后商学院“掌门人”;一位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EMBA中心主任张志学,大别山走出的知名学者。
  10多分钟,面试结束,他被录取了。
  不过,冒大卫提了条件:“你得答应一件事:在开学典礼上发言!”
  一个农民工,去中国顶级商学院的开学典礼上发言?黄久生不敢想象,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他,太想拥有“大学同学”了!
  小时候,舍不得穿鞋,他忍着冻得“骨头缝都疼”的寒冷,打赤脚也要上学;18岁辍学到建筑工地打工,上学的梦依然没有丢掉,他靠自修完成了大专和本科的课程。
  随着事业做大,从老家带出的人越来越多,他急需解决企业管理的瓶颈与难题,最终成为他入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EMBA的契机。
  他重新坐进久违的教室。开学第一课,由中国经济学界泰斗厉以宁“厉股份”主讲。
  凡大境界者有四项禀赋:质秉、良师、志远、意笃。无良师指点,不过璞玉。接下来两个秋冬春夏,黄久生将在百年燕园,进入自己的光华岁月。
  同为信阳人的张志学,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字:“木秀北大,各绽光华”。藏头两字,组成“格”字。格物致知、格古通今、格高意远、独具一格……这,是北大EMBA的理念。
  “一个在工地上提灰搬砖的人,能带领上万人,还是农民工,两次捧回鲁班奖,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张志学说,黄久生的奋发,正是他们苦苦寻找的独具一“格”的企业家精神。
  “久生是苦孩子出身,从事的又是建筑行业,劳动密集型,获利并不丰厚,还一直赡养700多位老人,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他的同情心、爱心,让人感动。”
  黄久生和我们每个人一样,都活在现实中,都面临着各种诱惑、脆弱、局限、迷茫。在张志学看来,中国太需要一个有“格”的时代了。唯如此,才不至于在经济高速发展中找不到“北”。
尾声  善是古老乡村 最美的传承
  [关键词]
  诗意 文明 归属
  双柳树镇,一个诗意的名字。这个位于鄂豫皖交界处大别山北麓的小镇,距潢川、商城各30公里。
  古时,这里翠柳如烟,尤以两棵大柳树袅袅多姿而叫响周边乡野,于是得名双柳树。双柳树镇历史悠久,自古商业贸易就很繁荣,多年来,人们一直把潢川誉为“豫南小上海”,把双柳树镇唤作“豫南小汉口、小苏州”。
  一出古镇是青山。如黛青山环抱着一泓湖水,氤氲雾气缠绕在湖面、青山之间。从湖边穿过的一条蜿蜒山路,通向黄久生的家。
  一路上,青黄杂错的稻田、顶着紫红色花朵的梅豆秧、一塘池水上漂着的睡莲、叽叽嘎嘎叫着的憨厚群鸭……古老村庄,宛如一幅美丽素雅的织锦图、田园画。
  但造物主仿佛故意要磨炼这一方百姓。他们必须忍耐、克服“人多地少”的矛盾,以至于他们的脊梁中都流淌着“改变命运”的热血。
  双柳树镇总共5.6万人,有约2.3万人常年在郑州从事建筑行业。据统计,郑州市三分之一的建筑,都留下过双柳树人的汗水。郑州国际会展中心、郑州银基商贸城、裕鸿花园……不胜枚举。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以黄久生为代表的双柳树人陆续出去闯荡,且多会师于郑州。这一批出生于1965年到1972年的人,如今很多已成就斐然。
  强者为己,更强者为众。这种“强”,不完全是经济上的,还有精神上的。就跟当初前后脚出去闯世界一样,黄久生、汪成泉、杨先忠、汪成江、张道库、郑良金、高兴源、高兴中……他们又开始不约而同地回报家乡。
  黄久生因为持续17年照顾孤寡老人,声名远播。其他人,也在以多种形式反哺故土。
  双柳树镇14个行政村,道路不仅“村村通”,而且“组组通”。这些路,全部由当地走出去的贤达人士无偿修建。行走在双柳树镇上,街角的太阳能路灯、街头的巡逻车、横跨白露河的桥梁、沿河而建的冲水式公厕、学校的崭新课桌等,莫不如是。
  而家乡人由衷的感谢之情,也是他们继续奋进的动力。在天桥村,有10口“抗旱保收井”,由该村的张道库投巨资捐建。今年信阳大旱,有些地方绝收,但这些机井覆盖的地界,稻子刚刚收割过。“原来都是望天收,现在好啦。”村民的感谢,发自内心。
  和黄久生一样,双柳树人不管在外多成功,大多依然保留着老家的房子,留着“根”。他们这种对故土的眷恋,对乡村文明的敬畏,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维系、传承力量。
  土地山河之上,绿树红花,芳草禾苗,欣欣向荣。正如永不断线的草木之链一样,中国的传统文明哪怕曾被短暂割断,依然会“遇土而生,遇水而融”。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

申请链接

hao123 | 百 度 | 网易教育 | 腾讯教育 | 新浪教育 | 搜狐教育 | AB网赚平台 | 533出国留学网 | CCTV中学生频道 | 中国高校之窗 | 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 中教网 | 中国网教育 | 大河教育网 | 红网教育 | 国际在线教育 | 中国教育在线 | 学大教育 | 中国教育新闻网 |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合作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京ICP备08103065号
(c)2011-2012 我要上大学|www.51shangda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29-88211587(王先生) 广告热线:13488227080 广告QQ:734544276
技术支持:徽韵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