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登陆“我要上大学”教育网!
用户名: 密 码:
加入桌面 |
我要上大学
北大青鸟

回到首页 |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热点资讯




华西大学信用毁灭之路:校长涉非法集资被控制

发布日期:2014-05-22 浏览次数:997
核心提示:原来,2012年6月,康西与校方签订了一份“合同”,“说是办信用卡,等毕业后,信用额度会上升到20万~30万,可当做创业资金。”多名在校生反映,当时大家只知道签“合同”,填写身份证号。但最后他们都发现,自己名下冒出一笔逾期未还的2万元贷款。
  2万贷款
  逾期未还?
  去年6月,康西从银行打印出的一份个人信用报告显示,他被列入银行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他发现“玩得好的同学,都进入了黑名单”。他们的信用哪去了呢?
  原来,2012年6月,康西与校方签订了一份“合同”,“说是办信用卡,等毕业后,信用额度会上升到20万~30万,可当做创业资金。”多名在校生反映,当时大家只知道签“合同”,填写身份证号。但最后他们都发现,自己名下冒出一笔逾期未还的2万元贷款。
  黑名单背后·困局
  华西大学的第三大校区—杨凌校区的建设从去年上半年开始陷入停滞。成都商报记者走访时发现,该校区20多栋楼房均已完成整体框架建设,但绿化、道路设施一直没有启动。除了看门的值班人员,布满杂草的宽阔校区内空无一人。
  过去半年多来,西安华西专修大学(以下简称华西大学)红河校区中厦建筑工程学院学生康西(化名),一直在为一笔2万元的贷款四处申诉。去年6月,康西从银行打印出的一份个人信用报告显示,他被列入银行的黑名单。与此同时,他发现“玩得好的同学,都进入了黑名单”。没有了个人信用,他无法取得贷款,一个很好的生意机会,因缺少资金,也从手中溜走。他和同学们的信用哪去了?
  事情还得从2012年说起。
  2012年6月,康西与校方签订了一份“合同”,“老师和学校领导跟我说,办的是信用卡,等我们毕业后,信用额度会上升到20万~30万,可当做创业资金。”
  多名在校生向成都商报记者反映,当时大家只知道签“合同”,填写身份证号,未留任何书面凭证。但最后他们都发现,自己名下冒出一笔逾期未还的2万元贷款。即便没签字的学生,也在2012年被办理了这样一笔贷款。
  康西开始向校方申诉,“校方给我的答复是,领导现在不处理,等以后再说。” 康西说,他并没有用过这笔贷款一分钱,而黑名单事件彻底打乱了他的生活。
  去年年底,康西在咸阳老家承包了20亩地,弄了10来个大棚,准备大展拳脚发展葡萄产业。他准备贷款创业,顺带争取当地政府的一笔10万元的扶持资金,因黑名单问题,这笔贷款无法实现,康西的项目不得不转让,“学校毁了我一个好机会。”
  12日,华西大学学生处副处长于秋林称,黑名单一事,学校正在与银行协商解决。“学校统一贷款,在偿还的时候,因资金链问题,没有及时还。”于秋林说,对于这笔贷款,校方并未挪作他用,“这笔钱顶多用于学校的正常运转。”
  他解释,这笔钱是学生向北京某银行申请的贷款,由学校做担保,时间为一年。贷款主要用于学生的学费、住宿费和服装费等,部分特困学生,还可每月申请400~600元的生活费,“贷多少,由学生自己决定。”
  该校多名学生向成都商报记者反映,当时签合同时,可根据自己的需要最高贷款2万元,用作自己的学费和杂费,在一年内分两次还清。他们称,自己已偿还了贷款,但仍在黑名单中。
  与黑名单事件同一时间出现的,是华西大学向阳校区大量集资人的涌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些集资者在向阳校区霸占食堂,围堵校长王明亮。自借贷危机出现后,华西大学“半军事化”办学特色,突然变得一塌糊涂。
  所有相似症状,皆暗示着华西大学陷入债务泥淖。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数千名集资人为讨要本金四处奔走,这场借贷危机已引发诸多不稳定因素。目前,因涉嫌非法集资,校长王明亮被警方控制,教育主管部门已勒令该校停止继续招生。
  “信贷助学”办学模式
  常年贷款“拆东墙、补西墙”
  从2002至2012年间,华西大学打出了先交50%学杂费的旗号,广泛招收西部地区的农村贫困学生。在多个场合,华西大学校长王明亮激情澎湃地述说过自己的梦想,即“要让所有的贫困学生都上得起大学”。
  华西大学学费为7200元,学校只收取学生3600元的学费,外加各种杂费,每年的费用为5150元。其他学费,可等学生毕业后3~5年内还清。这种模式,就是华西大学引以为豪的“信贷助学”模式,是其历年来向社会寻求生源的得力口号。
  华西大学包括三个校区,分别是蓝田县的向阳校区、眉县的红河校区、杨凌校区(在建)。生于1968年5月的王明亮,是该校的第二任校长,于2002年上任。
  资金链断裂 学校建设陷入停滞
  2006年至2010年,华西模式取得飞速跨越。在向阳校区,学生人满为患,学校不得不在西边建设新的教学楼。于秋林介绍,鼎盛时期,全校“数万人”,“一个院的人数相当于现在一个校区的人数”。2010年5月18日,一家名叫“海南中航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单位,“投入5.5亿”,着手兴建该校的第三大校区—杨凌校区。
  目前仍无法确定华西大学的资金链是何时断裂的,但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杨凌校区的建设就陷入停滞。此前,当地土地管理部门曾介入调查。
  16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访杨凌校区,发现校区20多栋楼房均已完成整体框架建设,但校区绿化、道路设施一直没有启动。除了看门的值班人员,布满杂草的宽阔校区内空无一人,偶尔还能看到嬉闹的野兔。值班人员穆远镜说,学校已有10个月没有给他发工资。
  资金链背后是集资乱象。现在,有10余支“华西大学客户联合维权组”通过各自的方式向校方讨要本金,58岁的西安某合唱团成员马宝通,是其中一支维权组的带头人。马宝通称,其手上掌握的数据显示,华西大学涉及到的各种集资协议书有近万份,数千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有集资者反映,此次集资年利率高达12%。
  各种信息显示,华西大学的特殊办学模式,注定了它常年不断通过贷款的方式“拆东墙、补西墙”。马宝通介绍,王明亮曾向他解释,北京某银行与校方有一个长期贷款的意向,后西安市某民办高校贷非所用,在银行失信,导致北京这家银行突然敏感,停发贷款。
  另有建筑商称,承包杨凌校区建设的“海南中航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皮包公司,该公司在层层转包中收取数千万的质保金后消失,致校方资金链断裂。
  而网络上,称该公司是一家没有工程资质的骗子公司的声音比比皆是。在海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及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全国建筑市场监管与诚信信息发布平台上,成都商报记者均未能查询到该公司的具体信息。有之相关的招聘信息,所留电话为空号。
  在2010年的一档访谈节目中,王明亮曾谈到“信贷助学”所潜藏的风险。“学生如果不还贷款,我们就全额承担,我们能承担多少,我估计最大限度是10%~20%,这就是风险。”2012年,这种信贷助学模式在华西大学停止,学校担保为学生贷款,但学生要缴全额学费。
  康西说,学校所谓“免一半学费”的口号不过是空头旗号,“也没见谁毕业后再还钱。”
  校长涉非法集资被控制 学校被停止招生资格
  危机出现后,马宝通曾陪同王明亮前往北京,向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寻求支援。此次北京之行,王明亮被安排了一次发言。马宝通说,王明亮的发言短小精悍,说话的声音震得话筒“通通通”作响。王明亮再次重申了让所有贫困学生都上得起大学的梦想,“让人听了非常激动。”
  正常时节,王明亮会准时出现在向阳和红河谷两个校区,参加每周的升旗仪式。为了在这个重要的场合给学生加油打气,王明亮安排红河校区于星期一升旗,向阳校区则于星期二升旗。现在,关于“王明亮被抓”的种种声音在学生之间传播,多名学生透露,差不多一年时间,他们都没有见到校长王明亮了。今年4月的毕业典礼上,也未见王明亮出席。
  2012年8月开始,马宝通再也无法与介绍他入股的业务员取得联系,并再也没能从华西大学拿到一分钱的利息。今年3月7日,西安市教育局高校职教与成人教育处处长胡宗焕在向阳校区向集资人宣布,公检法部门介入调查,并成立侦查、资产处置、维稳三个小组。“他们并没有见到相关文件,并不知道是何部门做的决定,当日也没有形成会议纪要。”
  3月13日,王明亮被隔离。这天,他给马宝通发了短信说:有事找白校(白姓校长),我处封闭状态。5月14日,成都商报记者拨打王明亮的电话,发现其手机尚可接通,向其发短信表达采访要求,未见任何回复。
  15日,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王明亮已被警方控制。警方称,因此案涉及人数众多,案情复杂,估计仍需两个月的时间才会彻底查清。陕西省教育厅宣传教育处则回复称,其内部文件已停止华西大学的招生资格。
  陕西民办学校·乱局
  陕西省教育厅发文
  排查民办学校非法集资
  近年来,陕西的民办教育风生水起,被视为中国民办教育之“硅谷”。不过,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西安,民办高校林立,繁华表象背后却潜藏乱局。
  当地媒体报道的非法集资案件中,民办高校多有涉及。去年8月《中国之声》披露,西安理工科技专修学院已被陕西省教育厅暂停招生资格,却仍通过短信、网络等方式招生,其面向民间的集资行为导致老人与农民沦为受害者。陕西省教育厅民教处解释,近年来,民办高校向社会集资,“既是新现象,又是普遍现象”。
  陕西省教育厅去年发布的陕教民办(2013)4号文件,是一份关于深入开展民办学校涉嫌非法集资排查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自2009年以来,陕西省民办学校及其举办者因涉嫌向教职工及社会公众集资,到后期无力偿还,引发的群众围堵学校、到政府部门上访的事件频频发生。
  现在,当地民办高校的集资行为仍在风风火火地进行。马宝通说,他不久前就被西安联合大学的车辆拉去“游玩”了一次,“先拉到学校,再拉到农场,然后要求大家集资,最后拉大家到附近景点,如临潼或者翠华山,给大家买门票,玩完后,中午吃的是农家乐。”他说,西安联合大学的集资方式与华西大学如出一辙,王明亮“出事”后,西安联合大学开始下调利息。
  华西大学学生处副处长于秋林认为,民办高校近年来深陷生存困局,是在统招院校一再压低分数线且生源逐年减少的情况下出现的,他同时表示,尽管校长失联,但“红河校区的教学秩序没有受到影响。”
  王明亮的二弟王军明是向阳校区总务处办公室主任,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现在华西大学举步维艰,但不会永远都是困难期,“总有一天,这批人能够抬头。”王军明说,最近一次见到哥哥王明亮,“是在约20天前的一个下雨天”。
  熟悉王明亮的人士称,王明亮不断扩张自己的校园,显得“心太大”,他的家人,包括王军明在内曾对他提出警告,但王明亮仍一意孤行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刘木木 发自西安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点击排行

友情链接

申请链接

hao123 | 百 度 | 网易教育 | 腾讯教育 | 新浪教育 | 搜狐教育 | AB网赚平台 | 533出国留学网 | CCTV中学生频道 | 中国高校之窗 | 中国教育信息化网 | 中教网 | 中国网教育 | 大河教育网 | 红网教育 | 国际在线教育 | 中国教育在线 | 学大教育 | 中国教育新闻网 | 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 |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合作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京ICP备08103065号
(c)2011-2012 我要上大学|www.51shangdax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29-88211587(王先生) 广告热线:13488227080 广告QQ:734544276
技术支持:徽韵网络